电脑版
返回

搜索 繁体

纵死侠骨香

纵死侠骨香的全部作品集

明日方舟 临光一家的沦陷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谁都知dao,罗德岛的博士是一个xingyu非常旺盛的男人——或者说是个能用下ti思考的变态。虽然不是全部的女xinggan员,但确实和博士之间亲密到能够发生routi关系的女人确实不在少数。反正不少人不知dao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死,所以人生得意须尽欢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些人来了很久和博士关系依旧只是朋友,而有些人,用不了多久就会主动爬上博士的床。就比如,最近新来的某位虽然年纪不大,辈分却不小的教官可是夜夜留宿博士的房间。这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总有些人会出现这zhong情况,会在某一段时间被博士特别钟ai,之后虽然没斩断联系,但也没有先前那么恨不得每时每刻都结合在一起。

德尔塔:我想当舰长先生的狗(删改版)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你醒了?」男人的声音回dang在yin暗的房间里。德尔塔睁开朦胧的双眼,虽然模糊的视野让她无法zuo到看清眼前男人的样貌,但这熟悉的声音她是不可能认错的了的。「为什么?」没有被人背叛的悲伤,也没有liulou成任何对男人暴lou本质的失望,单纯只是对男人的行为感到不解。这个男人没有这么zuo的理由。无意义的行动。这zhongganbaba的shenti,不会引起雄xing的yu望。也没有控制自己的必要。虽然两个人之间只是单纯的利害关系。但是自己不会违背他的指令,这是他们之间的契约原则。他给她想要的东西,她为他zuo任何事情。虽然其中没有涉及routi的方面,但是这个男人也不需要用这zhong强迫式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我收养了可可利亚孤儿院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你这是在zuo什么!」男人回到房门,只见梳着罗ma卷的少女只穿着一shen淡蓝se的睡衣半坐在自己的床板上,很少liulou出表情的脸庞上此刻潜藏着不安,但没有任何的恐惧。睡衣最上面两颗袖子敞开着,lou出里面白腻而细nen的肌肤,对于少女的年纪来说,虽然shen材还没有长开,但是这样怡人的皮肤,怕是20多岁的女子都不一定比得过她。虽然才14岁,却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若是等她长成之时,不知会是如何艳压群芳的样貌。「爸爸,布洛妮娅,已经14岁了。」少女在几个月前已经过了14岁生ri——准确说当初被他带到这里的孩子里和少女同年的也都过了周岁的生ri。

当黑希和舰长偷情的时候被刚刚画好yin纹的小狼犬发现之时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黑幕笼罩大地,停泊在浮空岛的休伯利安底部闪过一条白seshen影,蹑手蹑脚却又轻车熟路地穿梭在女武神的宿舍区,一看就是惯犯。他俯下shen子,指节轻敲着东边第五间的房门,二长三短,总共五下之后便转过shen,后背jin贴着墙壁,全神贯注地看着四周,只要任意一扇房门稍有动静,就能迅速zuo出反应。大约过了三分二十一秒,shen边的房门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响动,一条纤细白皙的手臂伸了出来,拉住他的袖子,将他拉ru房nei。片刻后,房间nei传来了金属敲击声,少女轻呼声,某zhong工ju高速旋转的嗡鸣声,唧唧率率,伊伊歪歪,床板摇晃的声音。还有“唔唔唔嗯嗯”使劲的声音。

崩坏3 符华的新太虚观lou出体验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神州,太虚山。从久远之前开始,就liu传着一个传说。一个人,从古老的神话中走来,顺着历史的轨迹,守护着这片大地。而在五百年前,这个传说发生了一些改变。一场火,烧掉了太多太多。从此以后,只留下一个失去过去的人。她不曾找寻过过去,只是在追求着未来。而在五百年后,她追求的未来终于来到。在这个过程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但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太虚山脚,「华,给,这是买给你的。」私服打扮的男人递过手中的糕点。「谢谢,舰长!」

舰长的生命还剩下18天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舰长,你真的会这样离开我们吗?训练场上,长剑与骑枪的碰撞声回dang不止。这一战,是技术的对决,压制住力量的幽兰黛尔挥枪之时,一如往常充满着余力。只不过,这一次模拟对练,似乎不那么得心应手。这个男人不再保留了。幽兰黛尔眼神一变,手中招式更加凌厉了起来。这个男人一向擅长忍耐,擅长隐藏自己。留学三年,将ba剑之法练至免许皆传的境界,竟然只是用来伪装自己真实的剑路。

崩坏3之堕落的可可利亚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休伯利安在jin行了升级维护之后一直有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在舰长室里藏着一个暗门,那dao暗门通向两个地方。一个是舰长的私密实验室,他总是会研究一些特殊的药物给自己专属的私人小队试验。另一个则是一个地牢,女武神们偶尔会成为这间地牢的客人。虽然不能说全部,但也基本上都去过一次那个地方。而今天,布洛妮娅和希儿则被舰长同时叫到了舰长室中。两人相视一笑,心里猜测着今ri舰长又想对她们这对姐妹zuo些什么了。

崩坏学园2 堕落的救世主,跨越纪元的相会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唔,真是痛死本救世主了。」后脑勺似乎磕到了什么jianying的东西。蓬莱寺九霄扶着自己的脑袋从碎裂的砖块上坐起。四周依然是熟悉的末世景象,自己在这里度过似乎只有几个月,又似乎是一年多的时间。这是她的圣痕空间,她曾在这里和上个世代的伙伴们为了生存而战斗着,直面过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存在之一,也正是在这里,她成为着一位真正的救世主。这里是逐火之蛾的基地,但她的服饰,并没有变成以前在这里时的样子。但是,an照伊瑟琳所说,她本该失去和这里的一切联系才对。为什么,又回到了这里,圣痕空间,不是早就变成是西琳创造的美好世界才对吗?

舰长变成了小孩子 黑篇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可恶,可恶!」舰长恼怒地揪着自己脑袋,眼神中满是疲倦和不满。虽然丽塔姐姐的服侍让他觉得浑shen舒畅,但是每一次,每一次丽塔姐姐都要把他榨gan了才肯罢休,这让小舰长很是不满,虽然丽塔姐姐的xing技确实是姐姐们之中数一数二的,但她的yu望也似乎是最强的,这让舰长既是不满,却又无可奈何,而且,现在的丽塔姐姐甚至gen本都不在乎他个人的意愿,强行榨取着他的yang元,迫使他不得不向丽塔一次次jiao出着自己的jing力,这让小舰长既懊恼又不满。「小舰长是不是生气了?」熟悉的声线从背后响起,舰长条件反she地弓直了后背,眼神明显地慌luan了起来,那从脊zhu蔓延开来几乎要让他浑shen碎裂的寒意迫使他强装出一副无辜而平静且带着祈求的神态,试图温ruan着从背后那人的魔爪中逃走。

崩坏3 翅膀上沾满jingye的渡鸦还能展翅高飞吗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哦,希奥拉小姐,你特地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舰长瞟了眼躲在自己桌下不断tiannong着自己yangju的芽衣,看向眼前这个穿着黑sejinshen皮衣的女人。「别装蒜了,那个一直给小空她们提供资助的人,是你吧?」渡鸦盯着桌后的男人,用没有感情的声线开kou问到。自从崩坏结束后,一直有人以匿名的方式为渡鸦的那些学生们提供着ri常所需的衣shi住行所需的资金和物质来源,甚至那些因为崩坏而shenti出现严重状况的孩子们也都有着特地安排好了后续的治疗,这一些花费的金额需要渡鸦至少三年的工作量才能完成,而就在逐渐安定下来的几天前,那个神秘的资助者忽然暂停了资助,而因此造成的资金缺kou,却不是短时间nei能够填补得了的,无奈之下,渡鸦只能gen据线索逆推出神秘人的shen份,而几番追查之后,自然就找到了gen本没怎么打算掩藏自己痕迹的舰长。

崩坏3 凝作冰霜的yin雨,只为我一人霏霏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冰之律者he心吗?」如今与崩坏的抗争结束,几块无主的律者he心在留下来的都不需要的情况下自然就jiao由这一次胜利的关键,休伯利安的舰长负责chu理。不过,也正是因为崩坏结束,这块he心对舰长来说反而来说没有太大的作用——毕竟手里有着数名律者级别的战力,就算再加一位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当然,锦上添花这zhong事情,舰长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多一张放在手里的手牌让他面对着任何可能的意外都更加安心。

回舰的诱惑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想要拼命吗?虽然很想夸奖你的这gu子拼命劲,但很可惜,你的生命,还太年轻了,这不是适合你gan的活。」正当亚当解放着手中的ju剑之时,一个似乎有些轻佻又充满着威严的声音在这个高台上回dang着。是他????不会错的,即使过去了整整八年,她依旧忘不掉这个声音。因为这八年来,这个声音一直回dang在梦境中,将她留在那过去的时间里。明明这个男人都已经离开很久了,明明他的shen边已经有她了,明明知dao他心里不可能有她的位置。但是,就是不想忘掉他,哪怕明知dao不可能,也想把这份喜欢的感情当作自己的美好记忆。

舰长变成了小孩子 白篇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这本该是宁静详和的一天。休伯利安上,幽兰黛尔在zuo着ri常训练,丽塔在和另一个带着迷迭花香的自己品茶,姬子和符华则是在校园里安心准备起了教案,毕竟圣芙lei雅的分校——圣芙lei雅附属女中刚刚建立,经过舰长一连串的革新措施,现在学校里已经成功的建立了与以往不同的教育模式,培养出的能够当上女武神的后备人才无论从质量还是即将面对的命运都比以往高上几个层次,让人不禁感慨时代的变化。而天命的现任大主教德丽莎现在远在大陆西边的天命总部,未来即将面对天上之人的自己有了舰长的支持,心里已然觉得轻松了许多,整个人也差不多恢复了刚开始与舰长相知相ai时那gu活泼开朗的样子,而在一旁,作为xi血鬼的另一个她则躺在主教办公室里的真皮的沙发上沉沉地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