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返回

搜索 繁体

白头不渝

白头不渝的全部作品集

娇娇然

言情 / 排行榜 连载

小殿下谢然在玉京城放话出去,他最厌恶矫揉造作娇滴滴的女子。

于是,全玉京的姑娘几乎都开始学习马术,纵马潇洒,希图攀上皇家高枝。

除了太傅独女陶娇娇。

陶娇娇身子骨不好,千宠万养的才活到了十三四岁,金玉锦绣堆出来的雪人儿,连根针都没拿过,被称作玉京第一娇。

素来她想要的就算是天上的星星,太傅也会想办法替她摘上一摘。

然而,太傅身体不好,熬不住了。怕他不在了娇娇受人欺负,他向陛下亲自给陶娇娇求了门亲事。

翌日,陶娇娇与小殿下谢然成亲圣旨下。

玉京城的姑娘无一不揉皱了帕子,咬碎了牙。

后来先帝去了,大家都以为谢然该休妻了。

可是等了一日又一日————

只等到陶娇娇万人之上,恶龙在旁。

谢然夜里无数次辗转过,谁知道他有多迷恋那一掌量尽的纤腰,娇滴滴的轻柔婉转。

陶娇娇也辗转过,谁知道她本来就想让她爹放心结了个亲,结果婚后再怎么使劲作妖都和那个据说最讨厌娇滴滴的男人解不了绑。

下一本古言《穗穗欢喜》

穗穗被人贩子诓上了马车,反抗不成只能眼见着离熟悉的家乡越来越远。

马车一路颠簸,她抱着膝悄悄哭,不知道自己会到哪里去。

有一天,马车突然停了。

穗穗偷偷撩开帘子去看,一道血光嘭溅开来。

重物闷声倒下,剑收鞘,一个郎君手里挽着缰绳,眉眼俊美锋利,衣袖上几滴血迹。

他朝马车看过来。

穗穗手一颤,脸色苍白,想起阿兄之前教导见人要笑,要胆子大些打招呼。

于是她扯了扯唇,露出个快要哭的笑容,嗫喏道,“郎君安好?”

新皇李兆忽然笑了,惊绝昳丽,继而凉薄更甚,“再唤一句,就割了你的舌头。”

心狠手辣病娇大魔头暴君VS单纯娇软怂包小仙女

穗穗

穿越 / 排行榜 连载

文案  穗穗被人贩子诓上了马车,反抗不成只能眼见着离熟悉的家乡越来越远。  马车一路颠簸,她抱着膝悄悄哭,不知道自己会到哪里去。  有一天,马车突然停了。  穗穗偷偷撩开帘子去看,一个郎君手里挽着缰绳,眉眼俊美锋利,衣袖上几滴血迹。  四目相对。  穗穗手一颤,脸色苍白,想起阿兄之前教导见人要笑,要胆子大些打招呼,于是她怯怯道,“郎君?”  新皇李兆忽然笑了,惊绝昳丽,继而凉薄更甚,“再唤一句,就割了你的舌头。”  *  新皇李兆心狠手辣,患有头疾,发作时六亲不认,死在他剑下的人不知凡几。  然而此病药石罔救,眼见得寿命就要没了,他直接丢信出游。  达官贵胄都等着李兆的死讯,正当一年之期已到,他们喜不自尽准备给这位魔头办丧礼时,李兆不仅活着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位皮肤白净可怜可爱的小娘子,说是闺名唤作穗穗。  形同虚设的后宫乍得热闹了,谁不知道新皇李兆往日里不近女色?  人人以为魔头变了,有机可趁,争把自己家的女儿送进宫。  可是后来他们才发现,魔头依然杀人不眨眼。  只有穗穗例外。  心狠手辣病娇大魔头暴君VS单纯娇软怂包小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