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第三十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一只玉蝴蝶。

纤细的身,优雅的翅。展开,滑翔,又敛翼,穿花,饱尝无数粉蜜,她的甜是天然自得。凤、绢、蚬、喙、眼各型科属,也无法归类她的美。

以足尖步迈出,她轻巧如鹿,一步一转,朝观众与评委示意,在训练有素的微笑中克制亢奋与紧张。

长笛吹出了雀鸟的欢腾——是《梁祝》。

情爱萌动,往往被命运赋予诗意。

她听见了,眉眼笑弯。湛蓝彩带如棒状触角,于额顶抛高。高得要她仰着颈项,挺直腰脊,夏蒂絮步踏踩四拍,走叁,并拢,跃起,后腿踢高,指尖抓紧带尾。

收回,棒柄执于左手。

接华尔兹步,轻快迈叁,两周垂直轴转。彩带如蛇,又似藤蔓,缠身而过,不沾蝶翼分毫。

她奔跃起来,腰肢轻扭,以阿拉贝斯克的芭蕾舞姿,定格抛棒刹那。

小提琴在双簧管淡出后加入,低回婉转。

一瞬间回到每个林媛还在世的午后。她持琴伫立,揉弦运弓,纤瘦指节因孕晚期而浮肿,却乐于为程真献奏。

“妈咪,不如换一首吧。”

“不好听吗?”

“这个爱情故事太惨,弟弟或者妹妹听了会不开心的。”

林媛笑了。

与面前的玉蝴蝶重迭。

小提琴音调高起,是英台。

小小女子,身娇志远,决意负笈游学。阳春叁月,早长莺飞,在那个记不起名的凉亭里,她邂逅命中注定的山伯。

彩带弧度极大,于左右交替画圈。甩高那刻,她单手俯身撑地,挺紧腰背完成前翻,乘势与坠下的彩带并坐,蓝色波浪在周遭涌起。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engmen16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