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267)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羂索握着狱门疆的手,微微颤抖。

五条悟:好听吧!这可是我第一次拉二胡卖艺时唱的,当时天桥下路过一个大洲旅游团,人人夸我唱得好,还赏了我好多钱。鼓励教育是多么重要啊,我后来又勤奋地学了好几首,啊呀,我给你开个演唱会吧!

没多久,二胡换了一曲:扯了二尺红头绳

五条悟还跟着唱:扎呀么扎起来!

羂索:

一股子由内而发的无力感袭上心头,他只是跟这六眼相处了没多久,怎么感觉像是死磕了一千年那么累呢?

你闭嘴!

我就不!五条悟可开心了,信不信我叫我哥打你!

羂索差点也跟着两腿一蹬,所幸他是个变态,总算强忍住被气到吐血的冲动,前去与里梅汇合。

虎杖悠仁陷入了假死状态,两面宿傩执掌了这副身体。

漆黑的咒文布满他的身躯,一头粉发因咒力炸起,宿傩随手宰了身边的咒灵和人类试试手感,才把目光投在许久不见的下属身上,下巴微抬,神情倨傲。

里梅啊。

里梅单膝下跪,垂首:宿傩大人!

他没有冒然抬头,千年前的宿傩曾说过,稻穗越饱满垂得越低,就像人头,越谦卑才跪得标准。里梅自然记在心中从未忘记,无论宿傩待他如何,他永远会以最谦卑的姿态面对他。

大人,这副容器好用吗?

勉勉强强。宿傩对虎杖悠仁特别嫌弃,不仅出于这小子败坏他形象的事,更出于虎杖悠仁还在成长期,虽说肌肉到位了,但海拔并不到位。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engmen16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