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拾參、狐狸天女彩布素前塵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云深铁青着一张美人脸,看着弟弟云霜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抬起了右手。

云霜看着姊姊的模样反而笑了,他闔起眼眸。他为容哥流了太多泪,不敢让家人看到,也不敢见家人,所以不告而别远走他乡。

在策马回乡的途中,早有心里准备见家人,她们生气也好,愤怒也好,总要见上一面的。

云霜觉得自己像是被宠坏的孩子,容哥宠他,家人也宠他,宠得他一身毛病,突然面临变故才会措手不及,什么都顾不上,只顾着自己。

还没有发生变故之前他忙着修练,在大圻山跟雪原里来来去去,发生变故之后他还是只顾着自己,顾着自己难过不愿意见家人。

不管是容哥还是姊姊们似乎天生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不像他总是一塌糊涂,该做的没做到,该爱的人没有好好爱他,应该长相廝守,他却觉得一生很长不急于一时。

他的一生仍然漫漫长途,而容哥的一生已经嘎然而止,停格在那两碗冷掉的长寿麵上。

想像中的疼痛没有落下来,白底勾勒几笔遒劲墨跡的雨伞落在旁边打转。云深将云霜抱在怀里,温热的泪水落在云霜的肩膀。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云霜已经长得比姊姊高了,他抱着姐姐,四姊,我想你了。

你想个屁,一声不吭不告而别。

对不起。

云霜抱着云深,将脸藏在姊姊的颈窝,就像小时侯顽皮了,快要被抓包,就躲到姊姊的背后,有什么事都是姊姊顶上,疼得他不知天高地厚,做了坏事还敢在姊姊背后扮鬼脸气人。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engmen16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