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貳、碰瓷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云霜守在门外,一守便是整个下午,直到太阳下山了他还在门口徘徊,然后夜深了,万籟俱寂,云霜美丽的大眼依旧迸发着不服输的光彩。

他这回不是故作姿态咬着小嘴唇,而是寒露湿衣冷得直发抖,他好想念容大河温暖的怀抱,可是如今的他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云霜抱着自己的膝盖窝成一颗球,依然守在门口。

夜深,容大河打开门把云霜抱进屋里,在地上铺了乾草,跟一件不新不旧的棉被,他把云霜放在上面,再把垫着的棉被折起一半来作为被子盖在他身上。

容大河回到自己的木板床,木板床空空如也,他不太在乎,自己披着一件旧棉袄将就着睡了。

更深的夜里,容大河觉得自己身边睡了一颗小火球,小火球慢慢地偎近自己,直到他的下巴好像顶住一颗毛绒绒的头,颈窝让温暖的吐息薰暖。

容大河不喜欢别人近身,无论男女皆是。男人身上总是带着又浓又重的汗跟一股怎么洗也洗不净的麝香味;女人对他来说就更可怕了,厚重的头油味几乎让他窒息,不需要靠近他已然退避叁舍,还有女人的汗味就算不如男人可怕,容大河依然受不了。小时侯娘戏称他有一个灵敏的狗鼻子,挑剔得要命,以后他们也不用养猎犬了,就放儿子去当猎犬得了,顺便省些饲料钱。

小火球的身上有股香气,大约是淡淡的花香揉合着草木的清新,不甜不腻,自然怡人;小火球的吐息亦是,热热黏黏的,却有股甜香味。容大河第一次不讨厌别人近身,他觉得这个香味好怀念,好像什么时候曾经闻过,他曾经爱不释手,把那香喷喷的东西珍重地抱在怀里。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engmen16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