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116)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临儿耿介、珩儿踏实,却都是真能替你办差的,亲兄弟难免摩擦摔打,但血浓于水,虽如今或许和你有不对付之处,日后却才是你最可信重之人。

太子道:儿臣受教了。

皇帝道:临儿近日是又有些忘形了,朕会提点他,至于珩儿,要防北地河泛,朕刚刚吩咐了他去北地三府,主持兴建河工,他办事勤恳踏实,你身边若少些整日蝇营狗苟、谋划得失的小人,多些你三弟这样的人,朕倒还放心些。

太子道:去年三弟就忙着治灾,没能在京中过年,今年又要出去,北地苦寒,三弟辛苦了,儿臣回去就叫下人准备些冬衣炭火,叫三弟临走时带上。

皇帝点了点头,道:这些事你自度量着办吧,不必告诉朕,朕要和你说的是另一件事。

太子怔了怔,道:还请父皇明示。

皇帝却忽然剧烈的咳了一声,这一下咳得厉害,惊天动地,那架势仿佛肺都要咳出来,他站着的脚步都有些不稳,微微晃了晃,太子吓了一跳,赶紧站起身来扶住君父,急急道:父皇您怎么了,我这就叫人宣太

皇帝却摆了摆手,他摇头想说话,却半天没说出来,太子只听见父亲胸腔里如同拉风箱一般嗬嗬作响,颇为骇人,一时也不由真心替父亲短短半年,便肉眼可见垂垂老矣下去的身子感到有些担忧。

皇帝平复了许久呼吸,才抬眸看着他,道:你你和朕说实话,除了宋家,陈元甫还有哪些人?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engmen16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