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7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这屋子只有一张床,今晚上要歇息,他俩便只能同榻而眠,贺顾已经坐在了床边,他心中正不知道该怎么度过这不得不同榻而眠的一夜,却见裴昭珩坐在了进门的窗子底下一张长椅上,不过来了。

贺顾微微一怔。

裴昭珩拿起灯台,似乎准备吹灭了,只是感觉到贺顾再看自己,他动作顿了顿,转头看着贺顾,淡淡道:歇吧,明日早起回去。

贺顾沉默了一会,道:你在那怎么歇。

裴昭珩道:我坐着便可。

贺顾见他这幅模样,心中那按捺许久的火气便又上来了,且这次越烧越旺,消都消不下去

殿下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说什么?

贺顾没有明言,二人却都心知肚明。

窗外北风呼啸,房里一片静默。

良久,裴昭珩修长的脖颈上喉结滚了滚,他低声道:抱歉子环。

虽然只是短短四个字,贺顾却听得红了眼眶,房里只点着一盏灯,光线昏暗,他的目光却死死的盯着裴昭珩的脸,声音听起来有些发闷。

他的鼻音太重了,让人想忽视都不行。

只是一个抱歉就完了?

贺顾几乎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姓裴的

你可以这样从容,你可以这样若无其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你就觉得我他娘的也能是不是?

裴昭珩呼吸微微急促了一些。

半晌,他才闭了闭目,道:子环,我没有这么想

然而他话音未落,便被贺顾打断了。

你姓裴你是皇帝的种就了不起是不是?就可以随便把我耍着玩?你看我像条狗一样被逗得团团转,还以为自己捡了天大的便宜,还偷着乐,美得像个傻子一样你是不是觉得很可笑?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engmen16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