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29)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外祖父早已卸甲养老,舅舅又有病在身,言家此刻在京中,也只能算得上闲散勋贵,没有实权。

若是家里儿郎没出息,过不了几代,说不准就要没落下去,太子身边的人,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会接近言定野?

除了通过这个傻子,打他这个表哥的主意,还能为了什么?

倒也不是说,如今贺顾多值得拉拢,只是贺南丰刚从承河卸了武职回京,他也的确有几分本事,尽管朝廷为防武将拥兵自重,这些年来,朝中武将戍卫之地,都是一变再变,但贺南丰却仍然在军中博出了名头,也带出过不少,很认贺字军旗的旧部。

如今,虽然长阳候的兵权,已然交还陛下,但贺家的名望,朝廷却收不回去。

若是贺顾将来,能够子承父业,重回军中,不说一呼百应,也肯定比旁的将官在军中打拼,容易得多,然而他现在已经做了驸马,太子却还不放弃拉拢,这就耐人寻味了。

贺顾看了看满脸傻气的言定野,忽然凉飕飕道:你最近是不是闲得很?

言定野茫然道:啊?

贺顾道:我看你就是闲了,整日不是逛窑子、就是喝酒,既然如此,今年你也十五岁了,不如去国子监念书吧。

言定野一愣,顿时大惊失色,道:这,这怎么使得,我是将门子弟,将来又不科举,去国子监读啥书啊!

贺顾被他逗乐了,嗤笑道:亏你还有脸说得出将门子弟四个字,真是城墙厚的脸皮,怎么着,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想继承外祖父衣钵,将来从军不成?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engmen16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