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8)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贺小侯爷唇角微微勾起,看着亲爹的眼神有点古怪,他笑容略略带着点讥讽的意味。

便是不站错队,难道爹以为就能保住富贵了?

他冷不丁来这么一句,贺南丰愣了愣,没明白他在说什么。

马车已经停在了侯府门前,贺顾弓着腰准备下去,他动作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还没回过神的贺老侯爷,悠悠补了句:如今大越海晏河清,圣上龙体康泰、正值盛年,爹还是别想太多了。

有些事,贺顾活了一遭,心里门儿清,但他却不好直接告诉贺老侯爷。

比如,没了他贺顾,未来新帝屁股底下那张龙椅,还保不保得住,那可难说。

这话可不是贺顾自大,上一世二皇子裴昭临和太子斗了十多年,可惜最后还是棋差一着。

裴昭临被围剿于凌江江畔时,新皇已然登基为帝,他心知新皇肯定容不下自己,若是被俘回去,不仅难逃一死,估计还要被安上一个逆王的名头,被万人唾骂。

愿赌服输,成王败寇,二皇子自刎于凌江江畔,临死前只哑着嗓子叹了一句:大哥胜我,无非有二。其一他为元后长子,大义所向,我为妃妾所生,君父不喜;其二便是大哥得了贺子环你。

那时贺顾奉了君命,带裴昭临回京,若带不回活人,也要带项上人头回去。

贺顾听裴昭临这么说,也只不过付之一笑。

他替新皇料理了二皇子,又抄了三皇子的恪王府。

那段日子,京里无论是昔日里趾高气扬的勋贵们,还是曾经自命不凡的清流们,只要是掺和过夺嫡之争的,但凡听了贺顾这个名字,就没有不悚然变色的。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engmen16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