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若是家中落,科举是唯一以头的方式,闱在来年月,现在是腊月初,怕是只有两个余月了。

“咳。”

被她那纯净的翦瞳看着,江汶琛觉心尖微涩。

思考了一会,他抿点首,“大概是吧。”

不与她实话。

家境贫寒,寒窗苦读,科举头,宋月稚露微微敬佩的神。

江汶琛忽然觉得一洗之前风浪的形象,他郑重其事的点了点首,表示肯定。

片刻后,宋月稚担心的:“我见公子在犹豫。”

他便:“家里不支持,没有经费供我读书,先前小客栈遇见那些匪徒,便是要绑我回去的。”

身后的赵趁古怪的瞧了一他家公子,这也关联上?

宋月稚听完心里落得一丝情,那候听那些匪徒的对话确实是如此。

她用一略显怜的神看他,“持本心便是,好男志在方,不该被拘泥。”

话像是客套话,被江汶琛被她的神得有些不适应。

他侧开睛,又咳了一声。

“礼已经送到,那我就先走了。”

留在一个女子家中不太好,江汶琛转身往外走,却被她叫了一声。

“等等。”

他回首,只见小姑娘着红白的衣裙颠颠的朝他跑了过来,许是在雪天呆的太久,她鼻尖都有些泛红。

踩在雪上的声音咯吱作响,江汶琛怕她不小心踩着裙角摔跤。

好在并没有发生,只见她稳妥的站在他身前,身子微微前倾,小了几气。

江汶琛静默的等了会,便听她:“公子有什喜好?”

喜好?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engmen16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