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4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寺庙的阁楼经年不打扫,到处都漫着一股土味,呛得人直咳嗽。谭溪庆幸自己没有哮喘,不然可能等不到人来就要在这里嗝屁。

“伯父早年拍摄的作品我也收藏过。”申雁山坐在旁边,手指点着屏幕滑动,“可惜有几套残次品,如果谭鸣那天没带你走,藏品二次创作,应该就圆满了。”

又是谭金明。

她好像一辈子都逃不开这个字眼,让人发疯的粉红裙子、摄像机、父亲。她爸在她身上挖了一个洞,她哥用了五六年来补,没用的,谭金明好像是住在那个窟窿里的穴居怪物,每次在生活要变好的时候就跳出来咬她一口,活着的时候这样,死后八年了还这样。

迷药的药劲过了,太阳穴突突地跳着疼。谭溪被反捆着手坐在窗户边上,窗棱很低,几乎是挨着地板完全敞开的,椅子就放在边缘上,稍稍往后仰身就会跌下去。

脖子上还有根麻绳,另一头不知道拴在哪里。申雁山挑的地方不错,寺庙废弃的藏经阁,没有监控系统,没有人,现在这个时间已经闭庙了,山路难走,即使报了警也没办法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而且她相信申雁山有能力威胁她哥不能报警。

“就这么明目张胆地露脸绑架,不怕被抓吗?”谭溪嘴里的布条被人抽走了,她和对方讲话,喉咙哑得发不出声。

“会有时间证人证明我不在场。就算无效,我也不是凭着证据就能被判刑的人。”申雁山笑了,“官场啊名利场啊,你呆在监狱里太久,出来后都没听你哥讲过吗?”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