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38西山的枫叶也很漂亮,入秋后我想带她去看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白色的病房,窗帘被风吹得鼓胀,消毒水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沁入每一粒肺泡中难以抹去。

谭鸣上次来这间病房还是两个月前的事情,躺在床上的人已经从谭溪变成了他自己。

男人从烟盒里敲出来条烟,还没找到火机就听见门口传来的声音。

“病房禁烟,抽烟出去抽!”一道高挑的身影走进来,旁边还跟着来换药的护士。

谭鸣皱眉,犹豫了两秒,抬手把烟放在了床头上。左手吊着抗生素,右肩膀又有伤,刚刚一活动把刚长肉的伤口又撕裂了,绷带里渗出来血。

“我看看伤口长得怎么样了?”管毅在他身边拉了椅子坐下,没收了男人的烟盒,偏头看了看对方肩头的伤。

他是谭鸣进医院的第二天才知道的,谭家老宅烧了,谭鸣冲进去找人,被着火的衣橱给砸伤了右肩,若不是被消防员及时拉出来,他今天就得去太平间里找谭鸣。

“怎么样,找到人了吗?”

谭溪失踪了,今天是火灾后的第叁天,仍旧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谭鸣不得已立了案,还不到半天,不知道为什么又自己取消了。

“关机。”男人的唇线绷着,嘴角的肌肉轻不可见地抽搐了两下,良久,又说道,“她不愿意见我。”

明明是委屈至极的事情,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变得理直气壮。管毅揉着眼角笑,“七年你都熬过来了,不是我说你啊谭鸣……临门一脚的事儿,你搞得满盘皆输。”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